男主和女二做得很激烈

男主和女二做得很激烈

下句有五十余日之久,其邪深入下焦阴分,故前辈以甘露复脉等方,虽不治肝,而已治肝。 时届三鼓,渐见呕定肢温,神苏脉出。

郁抑夹食,激动肝风,神昏肢掣,烦热胸痞,不饥不便,曾投承气泻心获效,加怒病复,连日延医,证犹未减。 诘朝脉证依然,玉翁问故。

心虽为神舍,而坎离尤贵交通。虽由胆移之热,酝酿为患,但治病须分新久,诊脉数大无力,是属恙久,阴虚阳浮,非新病实热可比,苦寒伤胃,洵非所宜。

艼分枣核艼、蒜瓣艼、对生艼、毛毛艼等,以两端小,中间膨大,形如枣核的枣核艼为优。寒则泣而不流,温则消而去之。

按语:患者是五保户,确诊肺癌而无钱医治,听天由命,拖了一年病入膏盲,在奄奄一息之时,单味活蟾蜍有起死回生之功。 如新泻溺短,则大相径庭矣。

今早鼻仍流血,可知肺火未清,方加石膏、山栀、竹沥彻其痰热余波,今夜得以痹再减轻,明日可为转手。 先生知道做小生意的人家境困难,每月结帐都多给他一点钱。

Leave a Reply